老哥俱乐部

  • <tr id='9k278'><strong id='b2dpnf'></strong> <small id='47b2f'></small><button id='90xe21'></button><li id='22xk'> <noscript id='uqn1om'><big id='2829f'></big><dt id='ivprgf'></dt></noscript></li></tr> <ol id='mwb9p4'><option id='xi5e'><table id='v55htc'><blockquote id='o34zyj'> <tbody id='4iely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nv13d'></u><kbd id='x2ni'> <kbd id='r28mnm'></kbd></kbd>

    <code id='19r43'><strong id='3s55s'></strong></code>

    <fieldset id='jn45l9'></fieldset>
          <span id='t4f5uy'></span>

              <ins id='270n7'></ins>
              <acronym id='y7mc'><em id='22y7'></em><td id='ve3r7l'><div id='cysl'></div></td></acronym><address id='70fh9'><big id='c5xi'><big id='ra8r'></big><legend id='002x'></legend></big></address>

              <i id='b247oi'><div id='bb0gsz'><ins id='1ylr'></ins></div></i>
              <i id='lgyn5'></i>
            1. <dl id='9bje'></dl>
              1. <blockquote id='0xwy'><q id='8cwv'><noscript id='02sb1'></noscript><dt id='lcq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g28e'><i id='qep8y'></i>

                艺术动态

                霍松林文学艺术馆在天水市琥珀乡霍家川村举行

                ——

                日期:2021-06-22 来源:未知 

                霍松林文学艺术馆在天水市琥珀乡霍家川村举行新馆揭牌仪式 霍松林文學藝術館今日上午(2021年6月21日)在霍老先生故里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琥珀鎮霍家川村開館。 甘肃天水往西走位于琥珀乡一带的四山环抱中,有一块小小的圆川子。依北山而建的村庄叫霍家川。渭河自甘谷东川蜿蜒而来,直入两山之间的峡口,悬崖百尺,飞流直泻,十分壮观。1921年9月29日,享誉当代学坛的霍松林先生诞生于

                霍松林文学艺术馆在天水市琥珀乡霍家川村举行新馆揭牌仪式

                霍松林文學藝術館今日上午(2021年6月21日)在霍老先生故里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琥珀鎮霍家川村開館。
                甘肃天水往西走位于琥珀乡一带的四山环抱中,有一块小小的“圆川子”。依北山而建的村庄叫霍家川。渭河自甘谷东川蜿蜒而来,直入两山之间的峡口,悬崖百尺,飞流直泻,十分壮观。1921年9月29日,享誉当代学坛的霍松林先生诞生于这个小山村的秀才家中。
                 
                “莺啼燕语报春忙,梦里迷离觅故乡。”在天水伏羲文化节喜庆的日子里,霍松林文学艺术馆今天正式揭牌开馆了。家父生前一直牵挂着故乡、思念着故乡,今日魂归故里,魂归霍松林文学艺术馆,他能够看到家乡人民高歌猛进、日新月异的发展,一定会含笑九泉。在这里我向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党政领导以及麦积区文旅公司,对今天能够来参加霍松林文学艺术馆开馆仪式的所有来宾,表示衷心地感谢。
                 
                天水自古以来人杰地灵。滔滔渭水河畔,伏羲“一画开天,道启鸿蒙”,肇始文明,英才辈出。就在这广袤的天水大地,有一个小小的圆川子——“西环骆驼岭,东依蟠龙山。渭河出高峡,萦绕霍家川”,一代国学大师霍松林生于此、长于此、归于此。
                家父仙逝后,官方的悼词盖棺定论说:霍松林先生“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享誉海内外的一代学术宗师,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文艺理论家、诗人、书法家、教育家”。“学高为师,身正为范。霍松林先生的学问和功勋令人赞赏,其品德和精神更令人景仰。他继承中华传统美德,在新的历史时期和长期的教学、科研、工作中身体力行、发扬光大,形成了其大气包举、高标超拔的精神风范。他热爱祖国,心系天下,积极传承祖国优秀文化,时常关心国家的文化建设与社会发展;他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爱岗敬业,尽职尽责,不辞辛劳,不怕艰险,勇挑重担,竭诚奉献;他热爱学术研究和诗文及书法创作,潜心钻研,专心致志,孜孜不倦,一丝不苟,善于探幽抉微、提要钩玄,勇于开拓创新,独辟蹊径;他以身作则,为人师表,对学生高标准、严要求,耳提面命,言传身教,热忱关怀,尽力扶携;他心胸坦荡,意志坚强,追求正义,困难面前不低头,泰山压顶不弯腰……先生的这些美德风范,无疑是弟子、后学及知识界广大学人人生征程上的精神路标,是我们应该永远珍存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家父虽年少离开天水,家父的爱国之情,始终浓缩于对家乡的热爱,对家乡的深切感情。家父对天水的文化建设曾倾注过大量心血:亲自参与伏羲文化、杜甫陇右诗研究、“二妙轩”碑廊建设等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与推介工作;为麦积山、凤凰山、卦台山、南郭寺、伏羲庙、玉泉观、龙园等天水名胜古迹以及一些学校、乡镇,创作、题写了许多楹联;为许多天水籍作者的学术著作,作序写跋;为家乡的经济和文化建设建言献策、提供思路,培养学生,捐赠书籍画作……尽显了家父对家乡的殷切之举和拳拳之心。
                 
                人因地杰,地因人显。为激励后学、传承教育,麦积区委、区政府决定建设霍松林文学艺术馆,充分体现出资政育人、传承文化、振兴旅游的战略眼光。希望霍松林文学艺术馆充分发挥它的功能与效益,为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研习文艺、交流思想、切磋学术的场所,始终秉承求真务实、科学民主、百花齐放的精神,成为集传统文化教育、文化艺术展览、文化艺术交流、爱国主义教育为一体的综合性文化服务基地,使先生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精神,永远在家乡薪火相传。
                 
                碧蓝的天空,当头红日周边突然出现一圈七彩的圆形光环,几位八、九旬老人称,一生末见过这样的景观。可谓世所鲜见,人人称奇。
                 
                霍松林文學藝術館佔地面积2510.84平方米(3.76畝),建築面積412.84平方米,是一座傳統四合院二進院落的建築
                 
                霍松林简介:
                霍松林(1921年9月-2017年2月1日)1921年9月生,甘肃天水人。著名中国古典文学专家、文艺理论家、诗人、书法家,德高望重,蜚声四海。幼承家学,有“神童”之誉。早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1951年赴陕执教,曾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7年2月1日中午,陕西师范大学终身教授霍松林先生在西安辞世,享年97岁。
                人物经历
                霍松林,教授,讲有《唐代诗词鉴赏》等课程。
                霍先生自幼就受到良好的教育,3岁起随其父认字读书,12岁前已熟读“四书五经”,“神童”之誉名闻天水。上中学时他就曾发表大量杂文、新旧体诗宣传抗战并引起轰动。被国学大师于右任称其为“我们西北少见的青年”。
                霍松林先生童年学诗,初高中阶段发表抗战诗词散文颇多,最早发表的是一首旧体诗《卢沟桥战歌》,时年仅16岁。1937年开始,霍先生濡笔挥洒,浩然长歌,写尽了人世沧桑。中国作家协会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时特列入“抗战时期老作家”名单,颁赠“以笔为枪,投身抗战”红铜质奖牌。数十年所作诗词“文革”中散失过半。
                1944年,当这位自谦为“穷乡僻壤放羊娃”的年轻人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庆中央大学(后迁至南京)攻读中国文学专业后,获得了胡小石、朱东润、罗根泽、汪辟疆、陈匪石等学者名流的赞赏、指导和教诲,并与汪辟疆、陈匪石两位先生结下深厚的师生情谊,使他有了很高的造诣。先生们渊博的学识、高深的修养和严谨的治学风范,令他如沐春风,使他此后的研究得以发轫于一个较高的起点。名重一时的大学者汪辟疆(方湖)对他十分器重。汪先生教书,强调知、能并重,研究与创作相辅相成,在古诗文方面已有很好基础的霍松林自然被慧眼拔擢。有这样的名师进一步栽培,为霍先生日后形成独特的学术品格夯实了基础。
                  
                霍先生自1953年起在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至离休,先后为本科生讲授过8门课程,培养了无数优秀人才。作为中国古典文学博士点的带头人、国家文科人才培养基地的奠基人,霍先生如今已是桃李满天下了。其门下弟子已有26人获博士学位,18人获硕士学位,这些后起之秀大多已独立出版专著,在文坛和学术界成为各方新一代学术带头人。
                1982年4月,霍松林在陕西师大主持全国唐诗研讨会,专家云集、盛况空前,并于同年被选为中国唐诗学会副会长。
                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中华诗词学会于1987年在京成立,霍松林又被众望所归地选为副会长,并于日前担任名誉会长。
                1990年前后大陆、台北分别出版的《唐音阁吟稿》和《唐音阁诗词集》所收不足千首。近十年来提介新声新韵,创作亦丰,老树新花,愈见繁艳。诗言志,赏读霍先生大气包举的诗词创作集《唐音阁吟稿》《唐音阁诗词集》,既可领略其中流露的“中国文人之忠爱情操,与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之高风亮节”,又可从中探知半世纪广阔而深邃的“活的历史”。
                 
                个人思想
                受汪辟疆先生熏陶,霍先生早年就确立了自己的治学思想——知能并重。他认为研究者不搞创作,研究人家的作品未免隔靴搔痒;有了个人的亲身体验,才能真切体味创作的甘苦和奥妙。诗言志,赏读霍先生大气包举的诗词创作集《唐音阁吟稿》 《唐音阁诗词集》,既可领略其中流露的“中国文人之忠爱情操,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之高风亮节”,又可从中探知半世纪广阔而深邃的“活的历史”。
                 
                所获荣誉
                霍先生1949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历任重庆南温泉南林文法学院中文系、西北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西安师范学院讲师,陕西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会长,陕西诗词学会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中国韵文学会常务理事,美国国际名人传记中心终身研究员、指导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日本明治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秘书长及会刊《中国唐代文学研究年鉴》主编等。
                  不仅如此,在半个多世纪的教学和科学研究生涯中,霍先生教书育人,著书立说,坚持不懈。他的著作《文艺学概论》《文艺学简论》《唐宋诗文鉴赏举隅》《文艺散论》《白居易诗译析》《西厢述评》和他主编的《万首唐人绝句校注集评》等大量唐宋文学和文艺理论研究专著,都被认为是这些领域的“开山之作”。
                 
                霍松林先生在陕西师范大学执教一生、桃李满天下,因他培养的弟子优秀众多,文学及教育界把他的弟子团队称之为"霍家军"
                 
                霍先生与伉俪胡主佑女士一起,在陕西师范大学的讲坛上开始了他长达60多年的执教生涯。
                 
                20世纪50年代初,全国高校的办学处于调整、改革阶段。高校文科虽要求开设新课,用新观点教学,但并没有统一的课程设置和教学计划,更没有新教材和教学大纲,连新参考书也几近于无。做为青年教师,霍先生同时接受了开设三门新课文艺学、现代诗歌和现代文学史的任务,其难度可想而知。霍先生硬是“从头学起”,从头学习马恩和毛泽东著作,从头搜集古今中外的相关资料,甚至从古文论中汲取营养,力图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去分析问题,梳理思路,拟出框架,编写讲稿。在课堂上讲授时,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1953年,霍先生撰写的文艺学讲稿被选为全国高校交流讲义,被不少大学采用。1954年,又被选为函授教材,经过进一步修改,铅印流传。1957年,学校因供不应求,遂推荐给陕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冠名为《文艺学概论》。这部书的初版印数,即达4万6千7百册,这在当时已是一个很庞大的印刷数字!在这部书中,霍先生对文学的对象、形象、典型、人民性、民族性和文学的种类及创作方法进行了系统阐述,尤其在第二章中专论了形象思维,在全国文艺界产生重要影响。例如,文艺理论家、浙江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志明教授曾在《霍松林的文艺理论研究述评》中指出:“著者在当年筚路蓝缕,创业维艰的情况,应予充分肯定。《概论》不仅开了建国以后国人自己著述系统的文艺理论教科书的风气之先,而且发行量大,加之其前已作交流讲义与函授材料流传,影响及于全国,大学师生、文艺工作者、中学语文教师以及文艺爱好者,不少人都从中得到教益,受到启发,笔者即其中的一个。不少五十年代后期和六十年代前期的大学中文系学生,其中有些今天已成为专家,还不忘《概论》在当年如春风化雨给予他们心灵的滋养。”
                 
                20世纪50年代中期后,学校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课程进行调整,将历代韵文、历代散文、元明清戏曲小说三门合并为中国古典文学,增加课时,分为迄今仍全国通行的先秦两汉文学、魏晋南北朝文学、唐宋文学、元明清文学四段,各占一学年。因教学需要,霍先生又重新回到古典文学教学岗位,并被任命为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文艺学概论课程则改由胡主佑老师讲授,同样受到学生们欢迎。在抓好教研室全体教师教学质量的同时,从1956年7月到1965年秋,霍松林先生作为教研室主任,什么课缺人就教什么课,元明清文学、唐宋文学、魏晋南北朝文学、先秦两汉文学、古代文论都教过多遍,且均深受学生们欢迎。1961年,霍先生曾应学生强烈要求,为本科四年级八个班的学生授课一学期。最后一堂下课前,学生们全场起立,鼓掌达五分钟之久。
                 
                “文革”十年,霍先生因主张形象思维,1966年4月遭到《红旗》杂志点名批判,经受了巨大冲击,被剥夺了教学和科研的权利。但粉碎“四人帮”,1979年初至1982年暑假前,霍先生则又重新登上讲台,先后给中文系助教班讲授唐宋文学,为中文系毕业班讲授选修课中国历代韵文、中国历代散文和杜甫近体诗研究。粗略计算,在陕西师范大学执教数十年间,霍先生所亲授过的学生数以千计,真称得上桃李满天下!
                 
                1979年秋,霍先生面向西北招收第一届硕士研究生,此后便面向全国招生。从1978年起,霍先生开始专门招收培养博士研究生。在培养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时,霍先生始终坚持“品学兼优,知能并重”的培养目标。关于“品学兼优”,霍先生认为,欲做学问,须先做人,人品优秀乃是第一位的。为此,他对研究生的道德养成可说要求极严。所谓学优,则自然是要求学生掌握中国文学史的系统知识和历代作家作品的丰富知识。而“知能并重”,则主要是指治学方法而言。关于知,霍先生要求学生治学时须由博转精,博是精的前提。在研究某一问题时,则须从当今的先进观念和时代精神出发,纵观古今中外,广泛搜集和钻研相关的资料,如此方能从纵向与横向、宏观与微观的结合上提要钩玄、探微抉秘,做到有所创获,才能实现精。关于能,则主要是指创造的能力而言。包括学术研究的能力、发现问题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此外还应有文学创作的能力。霍先生认为,凡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教学和研究的人,也应搞一点创作。例如,讲授诗词,最好自己也会作诗词;讲授赋,最好自己也能作赋。虽不要求必佳,但至少要有一点创作的甘苦,方能更深刻地理解文学作品,为讲课和研究打好基础。
                 
                自1979年以来,霍松林先生先后指导过二十多位硕士,七十多位博士、博士后,以及三十多位访问学者和进修教师,堪称“广育华夏英才”。在霍先生的精心培育下,这些学生皆学有所成,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贡献。尤其是霍先生所培养出的近七十位博士,都成绩卓著,在国内学界被誉为“霍家军”,如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孙明君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康震教授、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尚永亮教授、西北大学副校长李浩教授、东南大学中文系主任兼学报主编徐子方教授等。其中,已有二十多位在全国各大高校担任了博导。正因为如此,霍先生曾先后获得过“陕西省模范教师”、“陕西省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改革开放三十年陕西高等教育突出贡献奖”等多项教育桂冠。
                凡注明 “陕西老哥俱乐部”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陕西老哥俱乐部”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陕西老哥俱乐部,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