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俱乐部

  • <tr id='fp70'><strong id='roc4fs'></strong> <small id='1ny2nn'></small><button id='z3tp'></button><li id='jx9w3'> <noscript id='nnrkq'><big id='xq02'></big><dt id='9h2krr'></dt></noscript></li></tr> <ol id='9ud2u'><option id='8tcb'><table id='oof76'><blockquote id='r4xykq'> <tbody id='p95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yt8f'></u><kbd id='sh5f9'> <kbd id='t65a'></kbd></kbd>

    <code id='ntklek'><strong id='xtreq'></strong></code>

    <fieldset id='yz8sv'></fieldset>
          <span id='ei02r'></span>

              <ins id='1bk3'></ins>
              <acronym id='2opj3k'><em id='qnic8g'></em><td id='ckt4x'><div id='537x3'></div></td></acronym><address id='41cw'><big id='nrcb9'><big id='asv9'></big><legend id='jyrb'></legend></big></address>

              <i id='9izli'><div id='qhsuys'><ins id='6wgm'></ins></div></i>
              <i id='fnqfbn'></i>
            1. <dl id='h8gs'></dl>
              1. <blockquote id='k6ac'><q id='fio7jp'><noscript id='vv9d'></noscript><dt id='hto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6hb9og'><i id='4uddt'></i>

                国画名家访谈

                关于菖蒲的对话—访青年画家温中良

                ——

                日期:2017-11-15 来源:陕西老哥俱乐部 

                关于菖蒲的对话访青年画家温中良 近期看到一组你的关于菖蒲的作品,很清新雅致,富有书卷气质,如何想到画菖蒲?或者说想表现菖蒲什么内在东西? 因为我画的山水景物类的比较多,画一些清供题材,菖蒲也是清供的一种。在中国文人画里,菖蒲非常小众,但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题材。他们给菖蒲赋予了很多人格化的东西,从苏东坡之后,把它耐苦寒,生长在清水边等等归纳为人的品格,作

                关于菖蒲的对话——访青年画家温中良


                  近期看到一组你的关于菖蒲的作品,很清新雅致,富有书卷气质,如何想到画菖蒲?或者说想表现菖蒲什么内在东西?

                  因为我画的山水景物类的比较多,画一些清供题材,菖蒲也是清供的一种。在中国文人画里,菖蒲非常小众,但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题材。他们给菖蒲赋予了很多人格化的东西,从苏东坡之后,把它耐苦寒,生长在清水边等等归纳为人的品格,作为文人的一种欣赏雅玩儿的东西,然后再进入画家的视野作为案头清供,作为绘画题材延续到现在。有时候也把菖蒲作为我的一个题材,小小的一组系列去尝试画一下。


                 

                  时下有种菖蒲热潮,有评论认为是现代人们一种对精神的寄托和文化的回归,有点像古琴热一样,你作何理解?

                  就菖蒲来说,它特别小众,更多的是一种个人性情的寄托,更适合有文心的人去慢慢的养它,养它的过程也是人在养自己心的一个过程,那些画它的人,爱它的人,养它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做这个事情,小众但是一直在持续。


                 

                  时下有种菖蒲热潮,有评论认为是现代人们一种对精神的寄托和文化的回归,有点像古琴热一样,你作何理解?

                  就菖蒲来说,它特别小众,更多的是一种个人性情的寄托,更适合有文心的人去慢慢的养它,养它的过程也是人在养自己心的一个过程,那些画它的人,爱它的人,养它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做这个事情,小众但是一直在持续。

                  国画表现兰草的手法比较多,画兰与画菖蒲有些什么不同?

                  兰花作为四君子之一,它有一个典型的画法,它的行笔、造型都有。但是菖蒲不同,并没有给它很好的技法上的一些归纳和总结。兰花的品种基本上是细长的,但是菖蒲有很大的那种,可以悬挂的,还有小的,我们现在雅玩的菖蒲都是小的那一种金钱、金鸡等等好多,以小巧为主,叶子短促,那这样在用笔上可能会短粗,可能会更直接,也放得更开。因为结构的不同,所以你要考虑用笔的方向,它的节奏,它的用墨的变化。我认为对于菖蒲的绘画,我们更多的关注是在这个画的过程中,它带给我们精神中的享受,或者它传达出来的文人雅玩的一种气质就够了。

                  你的菖蒲作品推出后得到大家一致好评,是否还会继续这一题材?

                  菖蒲我觉得它不是一道大菜,但它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小点心,它更多的是自我放松,它本来就是雅玩儿的,画一些奇石,配一些菖蒲,做出来之后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我可能会养,但更多的会去画,更多的去发掘它其中的那些所谓的文化含义,将书法与菖蒲的题材结合起来,赋予它更多就是题材之外的一些文化精神层面上的寄托。

                  我们都知道其实你是以山水画为大家熟悉并认可的,但也经常看到你一些静物小品比如茶具系列等,这是什么原因?

                  一个画家的修养比较全面,我主攻山水,但是为什么要画花鸟、清供?技法、审美都不同,你在实践过程中会有一个非常有益的补充,画山水我们会集墨,考虑整体而忽视细节,忽视笔墨的质量,但是花鸟非常简洁,一笔下去没有重复的,它对笔墨具体的要求比较高,这两个都画的话,你的修养会鲜活的补充会非常好,花鸟的细节照顾到山水里面去。我们看传统很多优秀的画家,明代的文征明,包括近代的黄宾虹、齐白石,他们都有主攻但是有涉猎,我觉得这是一个画家应该做的。

                  我们说笔墨当随时代,你的这些作品始终与生活、与自然紧密联系,是否也是你对中国画在现代社会发展的思考?

                  长安画派有一个口号“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我觉得生活是属于我们艺术的源泉,它的源头在这里,而我们回归也在这里。我们画的目的不只是画一张好看的作品,而最终还要回归到我们的生活里面,去印证我们的生活。生活所给你的一个重要的情感,你才能表达出你绘画中的一种精神层面的个性,如果你对生活是没有热爱的,没有态度的,那你的会画一样没有态度,这就是为啥说我们要体验生活,去不断的观察生活,真实的去感受,最终回归到人,连接到艺术和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

                  陕西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作为一位年轻的画家对于继承老一辈画家的精神和理念,您有哪些想法和思考?

                  陕西的厚重,这是我们应该继承的,长安画派一直秉承的就是深入生活,所以画里面不乏生活,非常动人、质朴的感情。我觉得是我们当下需要去接纳的,就是创新,绘画的传承、继承、学习,那只是为了我们往前走的更远的一个基础。所谓的继承和创新,重点放在创新上面,我们青年人特别需要眼光放远,有更大的勇气,在传承的基础上去开拓,这是画家成功的必由之路,学习了优秀的传统之后个人风貌的确立,老一辈也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是我们的楷模,也是我们的一个动力。


                凡注明 “陕西老哥俱乐部”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陕西老哥俱乐部”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陕西老哥俱乐部,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Top